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忍杀](第三章)作者:fqcc

[忍杀](第三章)作者:fqcc

作者:fqcc
字数:7250

  第三章踪迹隐显,螳螂捕蝉.

  一个小时后,还是这个荒凉的仓库里,从黑暗中走出三条人影,从身形上看
是一男两女。

  「嗯,从刚才的能量波动还有气味的追踪,看来是这里了。」站在前面的男
人自言自语的说着,他蹲下身子仔细的检查两具干尸。他身后站着两个裹着黑色
长披风的女人,她们身高差不多,嘴里同时都被黑色的铁罩罩住,她们的眼神没
有焦点,甚至散发出死人的气息,披风的背后高高隆起,露出兵器的形状。

  「哼,还是慢了一步,不过不要紧,知道她还在这个城市就好,但不知道她
到底是2号还是8号,抓到她们就煎皮拆骨,竟然将亚德博士都带走了。9号,
12号,你们两人先将两具尸体处理一下,免得引起政府情报处的追踪,我们的
力量最近被打击得很弱了,不能再节外生枝,我先回市里的分支,你们等会处理
完就来。」

  「是」身后的两个女人同时回答,在得到答复后,男子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中。

  这时9号和12号将地上的两具尸体拉到仓库的中间重叠在一起然后9号的
手从披风里伸出,只见她套着黑皮过肘的露指的手上拿着一瓶装着血红色液体的
玻璃瓶,她将玻璃瓶打开把里面的液体倒在尸体上,液体沾在尸体上立刻冒出强
烈的红色酸臭气体,尸体表面快速熔化,可见那液体可是剧毒之物,但两人好似
一点都不介意那难闻熏眼气体,只是冷冷的忠实执行着刚才男人的命令,尸体没
有完全熔化就不会离开. 「咳……咳……」仓库的窗边突然响起一阵男孩的稚嫩
的咳嗽声。两人同进转过头,没有对焦的双眼迸发出杀气,只见她们快速打着手
印,立刻一阵风过消失仓库内,而下一刻却出现在室外发出声音的窗边。只见一
个穿得破烂的男孩弯着腰拼命的咳嗽,他被室内的毒烟熏到了。只是从他瞪大的
双眼扭曲的脸孔仿佛见到什幺恐怖的事情。感受到身边一阵狂风骤起,他抬起头,
看到身前站着两个身裹黑披风的女人,一个金短发,一个黑短发,虽然是女子,
但戴着黑铁罩的脸显得那幺诡异,而眼神又那幺冰冷。刚刚两个女人所做的事他
看得一清二楚,他只是个十岁的乞丐,跟着叔叔来到这个丢空的仓库露宿,不想
看到这令人惊栗的事情,他忍着呕吐涨红着脸快速的迈着小腿从两个女人中间穿
过,跑了几米后张大着口开始恐惧的呼喊。

  「叔……叔叔……救命啊……杀人啦……啊呜呜……叔叔。」小乞丐叫得语
无伦次,他只想回到叔叔身边迅速离开这个如地狱般的现场。金发的9号和黑发
的12号并没有阻止他的逃离,只是没有焦点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这时从长长的草丛中出现一个瘦削的中年人,他同样穿得破烂,满脸关心的
看着跑向自已的小乞丐。

  「犬儿,别怕,叔叔在这里,怎幺回事啦?」

  名叫犬儿的小乞丐一下扑在叔叔的怀里,他脸色仓白,全身发抖。

  「叔……叔叔……我看到她们刚……刚才在……在杀……杀人啊,我好害怕
……你……你带我走……快。」

  「什幺?她们到底是谁?」中年乞丐一面茫然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个神秘女人。

  这时,9号和12号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伸出双手将紧裹全身的披风扔掉,
露出了她们让人惊艳的身体. 只见她们身上穿的衣服,不,已经不能叫衣服了。
无罩的黑皮束胸将她们的雪白巨乳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艳红的乳头在昏暗的月
光中清淅可见,双手套着过肘露指的黑皮手套,细嫩的右手臂上各自纹着一条龙
型纹身,而修长的双腿穿着过膝长筒黑皮四寸尖头高跟鞋,长筒高跟两侧各有一
个储物包,一条黑色金属皮带环绕纤细的腰身,四条黑皮吊带连接着腰带和长筒
高跟,而下身却不着寸缕,无毛的下体上油黑的阴唇映入眼帘,四片阴唇不断吞
吐分泌着透明的淫液,显得极度饥渴。原本诱人着装和身段可以令人浮想连编,
可是她们透着死气的双眼和黑色掩嘴铁面罩却让人无法提起任何性欲,何况在她
俩背上各自插着一把长长的忍者刀更令两乞丐恐惧了。

  「走……」中年乞丐抱着犬儿往出口处逃去。9号和12号仿佛并不害怕他
们会逃得掉那样,只是缓缓的伸手往背后一探将忍者刀抽出,雪亮的刀光在月光
中闪耀着摄人的寒光。她们持刀向下,然后反手拖着刀开始快速往他们逃跑的方
向奔跑起来,细长的刀头磨着水泥地面擦出耀眼的火花,而长筒高跟敲击地面声
和刀头磨地剌耳声交织成死亡交响曲……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中年人知
道自已逃不掉了,于是他一点都没有犹豫,将怀里的犬儿放在地上一推。「快跑
……」然后返身往两个魔鬼冲去,他只想阻挡住她们片刻,让犬儿有一线的生机
. 可惜现实往往都很残酷,12号在快要接近时突然消失在他的眼前,而下一刻
却在他的身后继续往犬儿的方向追去。

  「不好……」中年人想转身营救,但在他转身时,面前的9号雪亮的刀光一
闪,接着就听到「劈啪」的一声,中年人重重的跌在地上。

  「啊……啊啊……」中年乞丐在地上打滚,原来他的双腿被齐膝切断,大量
的鲜血从断口处飞溅而出。听到叔叔的惨叫声,犬儿停止了逃跑的脚步,他回过
身惊恐的看着在不远处没腿的叔叔痛苦的抖动着,张大小口叫不出声来,只是在
下一刻,他被一把雪亮的忍者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原来12号正冷冷的站在他
的身侧,他害怕双手掩嘴想哭又哭不出来,眼中充满着恐惧与哀求。他看到9号
没有让叔叔挣扎太久,而是倒拿忍者刀往下一插,尖长的刀头与叔叔的手掌来个
对穿并钉在坚硬的水泥地上。

  没有一丝怜悯,散发着死亡之气的9号盯着身下挣扎中年乞丐,接着伸出长
腿在他下体一划,下身肮髒的裤子一分为二,露出他软软的肉虫. 细长的鞋跟在
他的棒身和阴囊位置慢慢的磨擦挑逗,可是身上的巨痛让中年乞丐一点欲念也没
有,肉棒如同软趴趴的肉虫伏在胯边,鞋跟在他下体游离了几圈后显的不耐烦,
在他的关元穴上一剌,接着他那如肉虫的肉棒神迹般地高高勃起。9号没有丝毫
做作,放开手上的忍者刀,横跨在他身上蹲下,用她那泥泞黑亮的阴唇吸住龟头
顺着油滑的淫液将整条肉棒吸纳进去。然后双手紧按前胸,无声的抽插起来。

  「嗯……呜啊……啊」中年乞丐发出舒爽和痛苦的呻吟声。他感觉到黑亮的
阴唇将他的棒身夹得很紧,每一次进出都把他的包皮撕得裂痛,而阴道内的淫肉
不时绞榨,阴道的深处吸力惊人,仿佛将他的身体和灵魂都要吸掉。

  不远处的犬儿心惊胆颤的看着这诡异的场面,在日之国这神奇的国度,就算
犬儿这年幼的小儿对性爱场面并不陌生,只是他感觉不到叔叔有多兴奋,而是痛
苦,耳边听着叔叔的惨叫声,他双手掩眼不敢再看。

  「哇……」犬儿痛苦的睁大双眼,原来他被12号抓住头发,一拳堵在小肚
上,腹部的巨疼得他弯下了腰。

  「再闭上眼,我就杀了你。」一声闷声从12号的嘴里发出,吓得犬儿不敢
再闭上眼,因为他知道眼前这魔女说的出做得到。

  「呜……啊……我……我不行……行了」只见中年乞丐仓白扭曲的脸上滴着
豆大的冷汗,浑身痉挛,残躯不断抽搐,接着下体的肉棒在淫穴的绞榨下喷出浓
浓的精华. 9号停止了抽插,冷冷的脸容上不带一丝生气,只是双手紧按他前胸
抓出一丝丝血丝,阴道深处的吸力越来越强大,两人交合之处没有一丝液体流出。
中年乞丐反抗不得,因为穴内的吸力令他全身发麻,他只能机械般耸动一体被动
的抽取着精液,失血过多的他原本虚弱,现被强烈的抽取让他皮肤变得枯黄,乌
黑的头发变得仓白然后不停掉落,全身开始枯瘦,他用已经无精可射了。

  「啵。」9号的魔穴离开他的肉棒,接着自动闭合阴唇,让里面没有一丝精
液留出。她只是冷冷的盯着身下的猎物,脸上没有一丝感情的波动。

  犬儿提心吊胆的看着这一幕,残酷的场景重创他幼小的心灵,他不敢相信前
一刻还算年轻的叔叔现在变成老头,只是胸口微弱的起伏才知道他还活着,他满
脸含泪无声的哭泣着,浓浓的性爱味道令到身边的12号开始发狂,她不理犬儿
还没有成年,一手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提起,另一只手用力的撕掉他的裤子,露出
他那软软的还没成熟的小鸟. 这时,12号的面罩自动往两边分开,一张黑色的
艳唇显现眼前,她点了点犬儿的关元穴,细小的阴茎立即高高勃起,但就算是怒
挺,它的尺寸明显偏小,不乎合成年人的口味。她没有涨红着脸拼命挣扎的犬儿,
张开她那黑色嘴唇将硬崩的鸟儿叼在嘴里,然后用力的吞吐起来,灵活的舌头不
断的顶着他的马眼,嘴唇的吸吮让他的肉棒酸楚发麻,这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被
陌生女性口交的体验,还是被动式强奸的那种,强行破开的包皮让他痛得撕心裂
肺,他挣扎的更利害,两只小手不断拍打着12号强劲有力的纤臂,肮髒的小脚
踢着她性感的胴体. 但一切反抗都是徒劳,反而更激起12号贪婪的魔性,美丽
的脸上露出凶恨之色,她不断的加大着口腔的吸力,还用纤手用力按压着他那青
涩的阴囊,痛得犬儿你虾米一样弯曲着腰身。

  而另一边,9号吸收完第一次精后还没有满足,将还是刚硬的肉棒顶在她那
娇嫩充满肉摺的菊花上,饥渴的菊花张开穴口,里面的肠油滴在龟头之上,然后
润滑了整条棒身。她蹲下腰身,坚硬的肉棒毫无阻碍的深入肛门里,接着她一手
拿着刀柄一手按在他那干枯的胸口位,又开始肆无忌惮的抽插,胸前的巨乳在起
伏间舞起妖艳的雪白浪花。可惜处于弥留状态下的中年乞丐已经看不到了,他口
吐泡沫,胸口出现不正常的快速起伏,在9号自娱自乐了一会后,无精可射的中
年乞丐最后一次达到性爱的高潮,只见他全身的肌肉和皮肤如波浪般向下体流动,
显然他的血肉已化成血水从坚硬的阴茎中喷射而出……

  「嗯……」9号一声闷哼,她停止了动作,闭上了双眼,皮肤泛红,其肛内
深处加大吸力,在一股股的血水冲击下将她推向性爱的高潮并滋润着她的魔躯.
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中年乞丐努力的睁大双眼望向犬儿的方向,干枯的单手举
起,一颗浑浊的眼泪从他的脸庞留下滴在干燥的水泥地上……

  当9号吸干中年乞丐后满足的站起身来时,不远处的犬儿在12号的强力口
技之下,也达到了喷射的临界点,他涨红着脸看到叔叔的惨状,恐惧的让他全身
打摆,加上棒身肿胀痕痒难忍,接着一股燥热的液体喷薄而出。

  「啊啊……啊……」原来最先而出的是他失禁的尿液,12号皱皱眉头,没
有吐出来,而是加大了吸食的力量,而抓住阴囊的手用力揉捏卵球,在射完尿液
后,他的血水也跟着喷出。

  「咕噜……咕噜……」12号像吸血鬼一样毫无怜悯的吸食着化成血水的精
华,吸食了血水的她狂性大发,她显然不满足吸食的速度,手指一发力。「啊啊
啊……啊啊……」犬儿的卵球生生被捏破,然后混和着血水进入了她的口内,吸
食着少儿的营养品令她极度迷醉的同时也降低了警惕性。

  「砰砰……」忽然间,她们背后响起了两声枪响,两颗滚烫的子弹穿过空气
直射9号和12号的要害,9号还好一点,她刚完成了吸食,在枪响的一刹那,
她已经快速的掏出长筒皮鞋储物袋的手枪并向着开枪的方向还击,空中两颗子弹
相撞,但对方的枪显然是大口径的,她的子弹在碰撞后只是阻隔了一下,对方的
子弹还是向着她的方向飞去,但毕竟的阻滞了,她从容的跳开避过了。而12号
则运气不太好,当她回过神来时,子弹而靠近她的心口,跳开已经来不及,她只
能侧了一下身体,避开了心髒的位置,子弹击中其胸部侧方黑皮的包裹位置,强
大的动能将她的防护皮衣击穿并将她击飞,还好她的皮护具是高科技产物,大口
径的子弹只能卡在她的胸骨上,但在体内旋转的子弹还是令她受了内伤,她顺应
着弹道往后卸力时,手中的犬儿也随之跌落地上。12号落地后在地上打了个滚,
然后站在9号的身边,而这时四周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与猎狗声,而刚才射击的
两把枪又开始向她们射击,她们对视了一眼后,分别避开后抽出自已的手枪还击,
在对射了十来枪后,四周已经人头涌涌,枪械上膛声不绝,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9号果断的抛出两枚粉色烟幕弹之后,与受伤了的12号念道忍语. 「忍术……
土遁之术. 」两人在烟幕中消失了,接着地上的浮土上出现两条游走的地龙向着
缺口冲去,黑暗的夜色中,两枪再次响起,两粒子弹再次射出往两条快要逃脱的
地龙飞去,其中一粒被避开,而另一粒击中地上却溅起了一股血花,但即使如是,
两条地龙还是不管不顾的消失在夜色当中。

  ……

  这时在案发现场,一束束的强光灯照射的如同白昼,四周围满了警卫,从穿
着上并不是常见的警察和地方的守备军,而是一群满脸凶悍之人,一看都知道他
们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其中警卫军中走出两个男人,一个年轻一点的,
他嘴里不停的骂骂咧咧,而另一个是成熟稳重一点的中年人。

  「妈的,被她们跑了,好不容易寻着线索找到这里,黑鹰队长,你说怎幺办?」
年青人显然深深不愤,追踪了几个月才找到他们并布下天罗地网,可是最后还是
功亏一篑。

  「哼。还不是因为你先开枪打草惊蛇啦,猎鹰,你现在可要想好怎样跟长官
解释这件事。」中年男人不屑的淡淡回答道。

  「唉,如果不是她们那样对那孩子,你以为我会开枪吗?可恶的基地组织,
不行,我先看看那孩子。」说完,他快速跑到将干枯的犬儿抱在怀内,看着犬儿
的弥留之际,猎鹰脸色异常仓白和难过. 黑鹰并没有阻止他,对于作为文武全材
的特工精英来说,眼中已经没有残忍不残忍和黑白之分,完成任务才是他们的天
职。谁的手上没有几个无辜之人的性命?尤其是在外国执行任务时,窃听暗杀有
如家常便饭,但他看猎鹰眼神之中没有一丝嘲弄,而是少有的一丝人性的温柔。
谁没有年轻过啊,当初自已初出茅庐时,如果不是前辈们的照顾,他早已被开除
出队,而开除出队的后果只有一个,就是灭亡,因为不论每个国家的情报部门都
一样,他们是不会让一个知道自已组织大量的秘密的人活着离开的,组织会以各
种方式让他自然死亡,从他的身上他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已。看来这次又要帮他背
黑锅了,猎鹰是个很有潜质的新人,不能让他毁于这件事上。

  「嘻」黑鹰自嘲的笑了笑,对于他们这种每天游走于死亡线上的人来说,跟
基地组织的人是没有多少区别的,都是心髒超大的狂人。分别只是他服务于国家
这个庞然大物,服务于大多数人,而基地只是一个小小的组织,在没有形成气候
时面对国家机器,再强大的个人武力都是浮云,一粒一毛钱的子弹就可以让他下
地狱,他们是特工,如同龙之国的总参二部一样。之前击中的两枪就是他开的,
他在情报局里是数一数二的神枪手,当然是用敌对的人喂出来的。

  「醒醒……醒醒。」猎鹰轻轻的摇晃着犬儿。

  「咳……咳……」在猎鹰的摇晃下,犬儿睁开了无神的双眼,他的下体一遍
狼藉。

  「叔……叔……叔叔,救救我……救救我,犬儿不想死……咳咳。」犬儿虚
弱的呻吟,嘴里吐着鲜血,干枯的脸上出现不正常的潮红,那是回光返照的现像。

  「我……我会救你的。」明知道救不回,但猎鹰无法在弥留的犬儿说出残酷
的现实。

  「多……多谢……叔叔你啦……我……我很累,我想……想睡一会……」说
完犬儿的头一倒,断气了。

  「呜……」猎鹰紧抿着双唇,极力的忍着愤怒和哀伤,但眼泪还是不争气的
流了出来。他放下还有体温的犬儿,站起身来一手将黑鹰的领口纠住,接着破口
大骂. 「为什幺……为什幺?你明明可以救这小男孩,为何不早点开枪。」猎鹰
双眼暴红,脸目变得狰狞。但黑鹰哪里是他这个新丁比得了,一只手抓住他握衣
领的手,反手一扭,然后用个标准的擒拿技将他摔倒地上,双膝压住他的腰眼位,
让他动弹不得。

  「你他妈的有完没完啊,只不过死了个不相关的人,你还拿我发火?我还没
找你麻烦。亏你还自以为是特情精英,你想死也别把我们拖下水。」这时黑鹰也
动了真火,他反手将腰间的枪抽出,然后紧紧的顶在猎鹰的头部,只要猎鹰稍有
反抗,他会毫不犹豫将他的头打爆。

  「你他妈的,你知不知道你的鲁莽让我们的计划前功尽弃,你只是救一个人,
但被他们逃离我们的线索就断了,那时更多无辜的人丧命,如果你想为这小乞丐
报仇,你就将你的怒火发涉在真正的敌人之上,而不是我,我是你的战友,在战
场上可以放心的将背后露给你,你知道吗?为了无辜的人,为了国家,你要尽快
的调整好心态找出国内的基地份子,将他们送往罪恶的地狱. 你现在只能好好的
安葬他们两具尸体,就他们安息……」说着说着打起了官腔,连黑鹰都觉得自已
说的话有多恶心,他觉的自已不做传销或政委真是浪费人才。

  身下的猎鹰听着黑鹰的话后,放弃了挣扎,黑鹰将枪收回腰间,将猎鹰放开
. 猎鹰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脸尴尬的向黑鹰道歉。

  「对不起,前辈,请原谅我的鲁莽,我也是救人心切,额,原谅我好吗?」

  「哼,我原谅不原谅你有什幺所谓,你好好的想想怎样打报告吧,这件事如
果处理不好,相信你会被送上军事法庭。哼……」

  「嘻嘻……只要前辈原谅就好,其它的事相信前辈也会照着我的,哈哈……
是不是,今晚我请各位兄弟和前辈去喝酒,有宵夜有过夜,对不对啊,各位兄弟,
呵呵……」说着说着,猎鹰一脸的猥琐和讨好。而四周都响起善意的笑声。

  「天啊,我带的是什幺人来的……」黑鹰无语的手掩额头,痛苦的呻吟起来。

  ……

  真由美回到深田家门外时,她并不知道自已离开后发生了那幺多事,她打了
几个哈气,还以为谁在念着她呢?深田租住的房门半掩着并没有关闭,当她打开
门,只见到深田趴在桌子上打着呼噜。看到这情景让真由美冰冷的内心开始熔化。

  「傻瓜,怕我没有门回来吗?也不怕冷着。」真由美美艳的脸上腚放出笑容,
她去卧室拿了一条毛毡然后轻轻的覆盖在深田的背上。这时深田感觉到肩上的异
动,他睁开迷蒙的眼睛,望着一张美绝人环的脸孔,他僵硬的倦容一扫而空。

  「回……回来啦。」深田紧张的搓弄着双手。

  「嗯……是啊,怎幺啦,不想我回来吗?」真由美调皮的笑了笑。

  「不……不,当然想啦。呵呵……你吃过饭没?没吃的话我就煮个面给你吃。」

  「吃了,傻瓜,快回去睡吧。我刚刚跟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在外面喝哢啡,
还买了很多衣服回来,我先洗个澡。」

  「额,家里只有一张床,你等会睡床吧,我睡沙发就好。」

  「不要,我要你陪着我,我一个人睡害怕。」真由美起了顽童之心,挑逗着
深田。

  「不,不用啦,那……那好吧,我睡你旁边的地上,我打个地铺好了,那你
就放心睡吧。」深田害臊的答应着。

  「嗯,那好吧……」真由美相当无语,难度自已变得没有吸引力了吗?不会
吧。虽然有些不甘,但她也没有再逗他了。于是拿起刚买的睡衣和内衣去冲凉去
了。

  深田打好地铺,睡在地上,听着洗手间的流水声和真由美的欢快的歌声,让
他心中充满了满足感,双眼皮不停的上下打架,于是慢慢的闭上眼深深的入睡了。

  洗完澡的真由美穿着真丝轻薄睡衣走回了卧室,看着脸上如孩子般笑容的深
田,她内心也充满着温柔,自小是孤儿的她最缺乏的就是别人的关心和爱护,深
田的作为让她体会这种从来没有的感觉,对,那是家的感觉和家人的感觉. 看着
并不俊朗的脸,她低下头用艳丽柔软的红唇在深田的双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
后浅浅的笑了一笑,爬上并不宽大的单人床上盖上被,今夜窗外的月光特别明亮,
寂静无声的夜晚让她心中一片难得的安宁。

  「爱丽莎,你现在在做着什幺呢?你知道吗?眼前这个傻瓜让我找到一点家
的感觉了,真的很想和你分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