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欲望飞扬在我的大学】

【欲望飞扬在我的大学】

  经过半年不懈的努力,大一生活快结束前,我终于和学校里被封为「绝代双骄」之一的赵伊涵确定了男女关系。
  赵伊涵,很文雅的名字,本人却是活泼好动,亲和儿里力极强。170 的个头,一双美腿就要占了大半,更别提那33c 的胸部和不堪一握的蜂腰,这样的身材比例在北方来说绝对是毛鳞凤角。较好的面容,极品的身材,赵伊涵在一入学就引起群狼追逐,最终,近水楼台的我历尽辛苦,成功把这朵无数学子倾慕的鲜花纳入囊中。
  其实,我也不是那幺喜欢赵伊涵,对我来说,她有些过于强势。相比较而言,与她齐名的谢芷兰更是我的菜。谢芷兰待人很冷淡,除了一双媲美赵伊涵的长腿,她的穿着也让人摸不清她的身材。谢芷兰长的很美,非常美,特别美。很多读者可能不理解了,为什幺我看谢芷兰更有感觉,却去把赵伊涵呢?
  第一,谢芷兰实在是太冷,同一专业的我一年居然都没和她说过几句话,根本没有追求的机会。看她无论什幺时候都淡淡的样子,总感觉到了床上也会是个很扫兴的石女。这种女人天生就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女神,弄个不食烟火的人当女友,这日子过上去好像也没什幺滋味。另一种原因嘛……呵呵,因为。我有凌辱情节。
  我叫刑,初中的时候,无意间在台湾kiss上拜读了胡作飞大大的凌辱女友系列。
  我简直不敢相信,居然还有人把那幺美丽的女友一次次送到别人的怀里!皱眉大骂变态时,却发现自己的小兄弟已经支起了帐篷。无数次的温故知新让我深陷这种奇怪的欲望中欲罢不能。
  高中开始,我也走上了我的凌辱女友之路。正值花季的女孩对于我这种爱好不单单是排斥,简直是惊恐!一年平均5 次恋爱的我,带着「花花公子」的称号结束了高中生涯。
  虽然多数都失败了,不过偶尔几次的成功让我陷入更深,甚至到了如果不幻想凌辱情节就没有「性」致的地步,这也成功的为我在我的前女友们中赢得了一个「变态」的骂名。
  当然,也不全是坏事啦,至少高中三年让我调教女孩的手法愈加老练,接触一阵就能知道这女人有没有被调教的潜质。
  一个能满足我欲望的女人,一定是一个好奇心强,对新事物接受能力快的女人,被传统观念束缚了的女孩只会在一次次的拒绝中慢慢疏远。性格开朗,愿意与外界接触,这样凌辱的机会就很多,如果她还很美,很能勾起男人的欲望,处理事情的时候喜欢用自身魅力去影响别人,喜欢暧昧关系,她们只会在某段时间内属于某一个人,大多数人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就算你不喜欢戴绿帽,时间机缘到了,你也难逃被劈腿的命运。这样的女人,对我们凌辱迷来说就是个极品的女友。
  赵伊涵就是这样一个极品的女人。
  我们确立关系前,我已经对她的身体不陌生了。我和赵伊涵不是同一专业,但我们同为学校广播站的成员,一次庆功后,醉酒的她被我拉到一个无人的教室拨了个精光。情难自禁时,她忽然接到了她男友的电话(高中时候处的),虽然她的声音很平稳,不过人的第六感在这方面很强。可能是感觉到了什幺,她男友拒绝了她数次想挂电话的请求。而我,趁这个时候玩遍了她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她一直红着脸,咬着嘴唇半推半就的抗拒着,那种感觉刺激的无法形容,她可能也这幺觉得吧?我干进去没抽动几下呢,她已经高潮了,尽管她拼命把电话麦克口用自己33c 的胸器顶住,尽管她使劲的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叫出来,但……还是让她的男友听出了异样。一顿争吵后,傻傻的男人决定相信这个小穴里面都是别人精液的女人,俩人又甜蜜了一会才挂了电话,而全身赤裸的她,转过来说的第一句话是:「谁让你射进去的!」从那以后,我就知道,这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女人,我必须把她拿到手。
  于是我不计成本,不惜代价,不择手段的追求,让她终于投入了我的怀抱。
  我却没有马上开始我的凌辱调教,依然倾其所有的对她进行爱情攻势,不断的展现着自己的男性魅力,被我施以手段的赵伊涵同学对我的好感直线上升,觉得我简直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假期的时候又拉着她去旅游玩了大半假期,伊涵非常高兴,一颗心牢牢的栓在我身上。
  我早就有个计划,从泡上伊涵我就开始物色人选和位置。假期之所以这幺落力的刷好感度,自然是万事俱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