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老师被催眠的奇妙经验

老师被催眠的奇妙经验

很多人都有奇怪且不为人知的奇妙经验
  原以为我只是一般人,自懂事以来也从来没怀疑过这点,直到那一天「忠一班饶盈芳饶老师,会客室有您访客.....忠一班饶盈芳老师,请至会客室...」「搞什麽,中午时间会是谁....讨厌....」
  为了准备学期测验的试卷,连中午休息时间都得边吃午饭边找资料,这下半路又杀出一个程咬金来,我没好气的盖上便当盒,嘴里不禁嘀咕。
  「该不会又是那个神精病家长会长.....」
  步出导师室,脚上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咯、咯的声响。
  「好像是姓周来着...?不...不对,好像姓张...」在楼梯上阶下阶的地方,摆着一张整肃仪容的镜子,我驻首望着自己。今年二十九了,自从来到这个高职学校算算也迈入第五个年头,每天周旋学生与校方之间,当初的一股热忱早已消失殆尽,除了上课下课还是上课下课。
  「唉...连交个男朋友的时间都没有.....」
  其实我算是个美女,虽然胭脂为施,五官仍显得相当娟秀,以七三比例的身段来说我应该去当模特儿的,当初若不是爸爸服务于公职,碍于书香世家的包袱我仔细的打量自己,全身上下腿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地方,可惜我是个授业解惑的老师,如果穿上迷你裙,浑圆充满弹性的臀部加上苗条的玉腿,相信能迷倒不少男人,加上白皙的皮肤....为何这样的女人会没有男朋友呢
  我不只一次为这件事生气,要怪就怪这个令人喘不过气的工作,规定『女老师穿着要朴素,化妆不得过度』,什麽叫做过度?连擦个口红都被指指点点,如果不是啊......糟了!
  「唉呀!会客室......!」
  我急忙停止自怨自艾,加快脚步往会客室走去。
  会客室里,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约莫40出头,西装毕挺。
  「很抱歉,我来晚了。」
  这男人微微领首。我选择位于他左手边的位置坐下。
  「请问你是.....?」
  我这才注意到他绑着马尾,发色泛黄,对于中年男人这样的装扮,直觉告诉我他应该是从事跟艺术相关的工作。
  艺术工作....听起来挺浪漫的。
  「你是饶老师?」
  「是的。」
  「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时间,我是金耀明的父亲。」他递来一张名片。 上面印着『心灵科学研究委员会』会长的头衔。
  金照辉....父子的名字都有些许铜臭味。
  「原来是金先生,今天来拜访有什麽需要帮忙的地方吗?」金耀明向来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一般会造访学校的家长都是因为学生犯了不小的错,至于这个班上的模范生....印象中却没什麽偏差行为,这使我有些不明所以。
  「您别误会,犬子在学业成绩上一直都教我放心,只是近来....呃....这件事说来真难为情」「金先生您请直说无妨。」
  「好...好吧!我就直说好了.....事实上前几天我在他抽屉找到这个东西。」他稍迟疑,缓缓从西装口袋拿出一个小牛皮纸袋。
  「这是.....」
  「饶老师你打开来看没关系。」
  这里头会是什麽?会不会是小孩子恶作剧用的假蜥蜴、假蟑螂之类的东西......想起来有些毛毛的,但在这男人面前我可不愿被看成胆小鬼。
  「啊......这是.......」
  那是我找了很久的项链,心状琥珀上雕砌花纹,细工别致外还镶数颗碎钻。
  「原来我也觉得除了别致外,这项链并没什麽特别奇怪的地方,直到前几天我经过耀明的房间,看他对这东西念念有词.....所以.....」「念念有词?」
  「是的。」
  「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呃....这....」
  「金先生我很好奇,请你务必告诉我。」
  他犹豫一会儿,自手中拿走项链,思量片刻,头低得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那好吧!饶老师你不介意我就照实说,他就像这样做....」金先生抬起右手臂拎着项链晃动起来,琥珀色的心形项链左右摇摆着,他的姿态优雅从容,我对他这举动感到狐疑,不禁注视他的动作。
  「饶老师....你看清楚这项链.....」
  「呃....好....好的..............」
  「这坠子很美......美得让你忘记压力.......忘记束缚.......」「..................」
  「天慢慢黑了起来.....你很快就会感到疲累....」「..................」
  「你将进入你的潜意识里...忘记现在的你......」「..................」
  「你现在很想睡了,等你睡着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的主人.....」「..................」